花流月行

歌仙沼底居民,爱吃双兼定,喜欢请点心心呀

衣锦夜行(七)

大俱利伽罗的经纪人正刷着社交媒体,但并非漫无目的,他仔细地对比着自从那天拍完广告以后,大俱利伽罗的曝光程度和热搜。

正如他所期望的那样,之后大俱利的曝光基本都和那次的公益广告相关,电视台和网络媒体上的热度几乎可以说是跌落,而大俱利伽罗之前的一些高热度内容,只能在较靠后的搜索位置上展示了。

效果很不错嘛。经纪人盘算着。过两天把违约金一收,看他还不乖乖的。正得意时,他的眼睛突然瞟到了一个视频,那个视频发布有一会儿了,已经引起了大规模的转发和评论,甚至还上了热搜。

视频的内容是,自己所属的这家娱乐公司殴打艺人的实锤。粗粗一拉进度条,发现里面被打的不止一个人,有公司的练习生,也有刚出道不久的新人。

让他心头发慌的是,这个视频已经得到了不少网络大V的转发,从这些大V从属的公司来看,还不止一家公司。

“有人在搞我们吗?”他马上给公关部打了电话,得到的消息非常不利:公关部已经早一步联系了那几家网络传媒公司,而那几家公司的反应非常一致。

“他们都说相关的人不在,再打过去就不接电话了。”

“我们去买点水军举报!”经纪人当机立断。

不久,视频已经无法显示了,但来自各大娱乐论坛、群组等的爆料又纷纷出现,一时间流言四起,但核心的内容都是一句话:“黑心公司一直在虐待艺人,生活条件不好,提成还特别低,艺人挣的钱都被他们拿走了。”

按下葫芦浮起瓢,水军的举报已经不够用了,对面包下了更多的水军,汹涌而来,占据了热搜和这家公司旗下艺人的相关话题,更有不知身份的小号开始煽动粉丝:

“震惊!悲情龙王真悲情,遭雪藏经纪公司卸磨杀驴”这种贴子又出现了一轮,不禁炸出一轮又一轮脑残粉,还吸引了不知真假的围观群众的同情。

经纪人骂了句娘,掏出手机打给了歌仙兼定。

“你们想怎样?”

“这话该我来问您吧。我们想怎么样,您想怎么样,我相信我们彼此心里都有数。”歌仙兼定状若沉稳地握住手机,手心里悄悄地渗出一丝汗液。

“想解约就给钱!别弄这些不上台面的!你以为你弄了这些我们就拿你没办法了吗?”对面放起了狠话。

“那您是不是觉得,公司不同意解约我们就拿公司没办法?今天就先这样吧,等您改变主意再联系我,在这之前,我不会停手的。”说完歌仙就挂断了电话。

“头一次放狠话的感觉怎么样?”和泉守站在歌仙身边,一只手扶在他肩膀上,也是这只手成功地压下了歌仙那难以自控的细微颤抖。“和我对呛时候那么厉害,怎么到了他这里就紧张得不行了?”

“你是可以讲道理的人,他不是。殴打艺人的视频里面,那个不动手却一直在指使的人就是他了。当然他只是个前面做事的,后面是谁,我也不是很清楚。”歌仙感激地看着和泉守兼定。“我其实最不擅长和这种人打交道了,所以,谢谢你。”

“他们不会和什么黑社会有联系吧?”停顿了一下,歌仙挠挠头,有些担心起来。

和泉守看着歌仙,相比之下,他实在太单纯了,和泉守不禁笑了起来。“不怕,其实工作室的几个人都是混社会的,比他们厉害多了……你不会信了吧?”

“请别用这种事来嘲笑我啊。”歌仙耳尖微微红起来低下头,突然瞥到手机屏幕上,大俱利伽罗正在请求视频通话。

是点错了吗?歌仙接起来。

一串污言秽语喷了进来,然后歌仙看到有几个人聚集着,地点似乎是医院的病房。

“糟了,是……”歌仙突然站起身来,脸白了个彻底。

和泉守突然感觉心狠狠地一沉!

“怎么办……他们找到了……和泉守,求你帮帮我,我要去救人!”

和泉守大致猜了个差不多,“你知道地点吗?让长曾弥大哥开车带你去。我们兵分两路,我去他们公司看看情况。”

长曾弥虎彻点头站了起来,歌仙一边往外跑一边拨了个电话:“喂?是我,你能不能去一趟XX医院,嗯,他那边出事了,详细的来不及说,到了再和你解释。”

长曾弥虎彻一边发动车子一边也拨出了一个电话。

“还有什么事?”对面的声音有一丝焦急。

“是我。”

“没空理你这赝品,有事快说,没事我挂了。”

“你能不能来一趟XX医院?这里有你喜欢的素材。”

对面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有些惊讶。“你不会正和歌仙兼定在一起吧?这次我会过去的,但不是看你的面子,记住了!”

说完对面就挂了电话。

蜂须贺虎彻接到大学舍友的电话,十分意外。

他正好在医院附近。他很清楚歌仙兼定不是喜欢打电话的人,有电话找他绝对是急事,因此他一边往医院里面赶一边给歌仙拨回去:“哪个楼哪层哪号房?到底什么事?”

歌仙马上接了,简单说了一下情况。

蜂须贺抓到重点:“那个经纪人姓什么?有没有什么绰号之类?”

“那人对外自称的名字是英文的James,真实的姓氏是山口。”

蜂须贺眉头一皱思索了一下,有了主意。

“我先上去拖一下时间,你们马上过来,快一点。”

大开的病房房门已经在眼前,走廊里几个拐角处有瑟瑟发抖还在偷看的护士。不知道有没有人报了警啊,蜂须贺想。

他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进了门,紫色的马尾嚣张地甩在脑后,如同来找事的人一样。进门的一瞬他已经看到病房里有五六个人,社会青年的模样围在病床周围,却不敢靠近,病床上躺着的人正安详地闭眼睡着,旁边坐着的人正是他在电视上见过的大俱利伽罗。看起来大俱利伽罗一打六的威名仍在,那群人不敢靠太近,似乎吃了一些苦头,有一个人正不断地揉着自己的手腕。

“喂你们!”蜂须贺叉着腰扬着下巴一脸高傲。“六个人没搞定一个吗?真是废物一帮,和James一样废!滚回去吧,这里不需要你们了,我来和这家伙交涉。”说着就往前走。

一只手突然拦住他,蜂须贺早有准备啪地打到一边。“脏手拿开,James马上就要被fire了,留着你们有什么用?以为把这植物人拉走他就会和你们走了吗?是不是还想把他们俩一起打一顿把事情闹大才叫办好了?做什么事都不长点脑子。”

“你是哪来的?”对面领头的人皱着眉开口。“之前没见过你,你是谁?”

蜂须贺笑得一脸灿烂在大俱利伽罗身边站定,大俱利伽罗报以冷哼。蜂须贺夸张地哟了一声,摇头笑笑又面对那个领头闹事的。“你们的James大哥四处树敌,你们自己心里没数吗?”

“不可能!他不是那种人,你到底是哪来的?!”

蜂须贺的表情突然变得诡异起来,他一拍手,似乎在说“成了”。

“果然你们是山口那边派过来找事的啊。”

“死娘炮你诳老子——”领头社会大哥恼羞成怒伸手想揪住蜂须贺开打,大俱利伽罗本来变幻不定的表情突然安定下来,甚至看着那些人的后面,露出了一个轻微的笑容。

那大哥突然觉得自己没法往前靠近了,下一秒在视网膜上滑过的图像是病房的天花板。

“抱歉了,我是不是来晚了?”嘴里这么说着,长曾弥虎彻似乎颇为得意于自己出现的时机,身后的歌仙已经脱了外套,一脸谁动过大俱利伽罗他就要堵上文化人的尊严和那人拼命的模样。房间里一时变成4对6。大俱利伽罗站起身来,进入全副戒备的状态。身高近1米9看着就不好惹的长曾弥虎彻站在一边看着手机,模样漫不经心,但没人会小瞧他。蜂须贺和歌仙的身板也是看着细瘦其实结实,因此真要动手,还不一定是谁被收拾。

僵持了一会儿,六个人也不想闹得太过,只好骂骂咧咧地离去了。

“现在怎么办?”找事的人离开以后,歌仙兼定看着大俱利伽罗,又看看另外两个人,突然觉得那俩人之间的气氛不太对。

长曾弥虎彻先打破僵局:“不如找个更安全的医院,工作室的堀川国广有家人在不错的私立医院,还算有点小权。”

“那我们先办转院吧。”歌仙说着就站起来,“啊……差点忘了。”他走出门,给和泉守兼定打了个电话。

“我这边没事了……嗯,我没受伤,回去我和你解释……嗯,好,那我们先去办转院。他们有没有为难你?……没事就好。那我先挂了。”

“和泉守那边也没事。”歌仙兼定一副如释重负模样回头,正好对上长曾弥有些难以言喻的眼神,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相信他吧,不会有事的。”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