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流月行

歌仙沼底居民,爱吃双兼定,喜欢请点心心呀

衣锦夜行(九)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大纲在手天下我有(滚)
食用愉快☆


———————Camara!———————

今晚……回他的公寓?

歌仙心里一沉,倒不是因为想多了什么,这样的安排实在太紧张,他这首歌还没练好,眼下怕是没多少时间来练习。

“之定现在就去收拾东西吧,工作室的车就在楼下等你,司机的电话我已经发到你手机上了,收拾妥当以后,陪我去一个酒局,然后我们一起回住处。”和泉守噼里啪啦安排了一串,抓起墙勾上挂着的毛巾抹了一把汗水,笑容里有不自觉的小小得意。

“那这首歌要怎么办?”歌仙看着他的表情有些微的得意忘形,心中有些嘀咕,却也没问出来,只问了正事。

“这首歌之定当然不用继续练习了——本来就是该我唱的。”和泉守仍然笑容满面,挫败感却占据了歌仙的心。

圈套。

在去和泉守公寓的路上,歌仙兼定给大俱利伽罗发了短讯,简单地告诉了他现在的事情,但他没有等到大俱利伽罗的回复。歌仙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他们两个相处时本就是他说得多,大俱利听得多,偶尔嗯一两声作为回答。

大俱利伽罗没有回复,他在长久地盯着手机上收到的短讯,屏幕暗下去的一瞬他又以手指轻点上去,直到面前病床上的人重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让他回神。那男人的手指似乎动了一下,极其细微地。

大俱利伽罗眸光一闪,扑到了床前。

等到歌仙兼定再次见到和泉守的时候,已经是在酒局的门口。他拿上了在自己认知中助理该带着的所有东西,和泉守远远看他背着一只双肩包过来了,唇角浮起一个甚至可以说有些宠溺的笑容。

认真的模样真可爱啊。

但这笑容仍然是转瞬即逝,紧接着,和泉守的眉头蹙了起来。

歌仙正急匆匆赶去和泉守的身边,他已经看到了那人标志性的长发和湖蓝色的双眼,没留神之下,他的肩膀与一个略沉重的躯体擦过。

“对不起。”歌仙也没管是谁错,率先道了歉。和他撞了一下的中年男人却一把扯住他的袖管,明显得有些刻意、像是习惯性的怒意从他的脸上浮现,他的一双眼上下打量了一番歌仙之后,那种怒意而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了下去。

歌仙觉得不舒服,那种眼神仿佛他没穿衣服一般。

“是新人吗?哪个公司的?”那男人的手顺着歌仙的袖管下移。

“抱歉,我不是艺人,我是——”歌仙觉得一阵粘腻,直犯恶心,没等他推拒这个男人,身后一阵力道将他身体整个揽了回去。

然后歌仙就看到了一脸歉意的和泉守,他礼貌地替歌仙道歉。“实在抱歉,石田董事,这是我堂兄歌仙兼定,他是来找我的,只是有点迷路了。”

“是你堂兄啊,歌仙君,你好。”男人很好地掩盖了自己有些可惜的表情,看歌仙的眼神也有些不太一样,点点头快步离开了。

亏他竟然信了。歌仙有点好笑地在心里回想着刚才一幕,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如果和泉守兼定不是以“堂兄”的身份介绍他,而是实情相告的话,恐怕那男人会直接做出什么更让他难堪的事情。

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歌仙不禁回头看了一眼男人,那肥硕油腻的身影即将消失在走廊尽头,但在拐角处有一个熟悉的影子贴了上去,是歌仙兼定见得多了的那种贴。

那是他跟和泉守兼定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被和泉守直接呛了的女艺人。

“喂之定,你在发什么呆。”袖管上传来拍打的触觉,歌仙低头一看,是和泉守正一脸嫌弃地拍打着那男人触碰过的地方。“那男人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据说手里还有不少其他娱乐公司的股份,他本来不需要在这个破圈混迹的,不过……他有点,呃,男女不忌。”和泉守好看的眉头蹙得更紧了,他把歌仙拉得更近。“今晚你跟紧我。”

“我知道。”歌仙抬头看着和泉守,他眼中的担心让歌仙觉得安宁。“谢谢你。”

和泉守一瞬间有些迟疑,然后迅速点点头。“我们走吧,今晚你会有点辛苦。”

的确辛苦,一晚上歌仙都在偷偷记下来酒局上的人名,他们的事业,喜好,裙带关系,绯闻。歌仙觉得自己头都要炸了,还要扛着醉的站不稳的和泉守。和泉守的酒品说不上太差,但绝对不能说好,明明都站不稳了,还要笑着招呼路过的每一个人,虽然从来没叫对过他们的名字。

我该把这家伙怎么办啊。歌仙头疼地想着。连拉带拽好不容易把和泉守塞到副驾驶,歌仙一脚油门,逃也似离开这个地方。

“以后这种酒局还会有很多,你听到的东西,都只能记在脑子里,千万别写下来或者敲在什么隐私博客里,让人抓到把柄很麻烦的。”

声音沉静平和,微微磁性而不是醉酒的沙哑。

“你果然没醉。”歌仙手都不抖仍然开车,不时瞅一眼导航。“但你也喝了不少,回去我给你冲些蜂蜜水吧。你还在健身计划中,为什么要参加这个酒局?和你喝得最凶的那人是谁?”

“真是聪明又体贴的之定。你没猜错,那人的确很重要,这次我和大俱利伽罗的新片子会通过他们发行,票房好不好一大半要看他们,简单来说就是会关系到你的年假是熊本县三日游还是欧洲十五国七日公费购物游。”和泉守早已坐正了身子,他身上仍有酒气,但眼神晶亮。“本来这种事该是娱乐公司的高管谈,但谁让我是大股东呢,这么重要的事情,也值得一顿酒嘛。”

“你开心吗?”歌仙没理会和泉守话中的调笑,一脚刹车轻踩,窗外已经是公寓所在住宅区。他停稳车,却开着车内灯,暖黄色的灯光里,和泉守慵懒靠在副驾座椅上,胸前西服两个扣子都打开了,衬衫的领口扯得开了些却又似技巧性地掩住更多,眉峰、鼻梁、下颌、锁骨,流畅的线条如同刀锋,光与影在刀锋上起舞,他侧了下头,修长的美人筋便自然地出现,他垂着眼睛,歌仙只感觉颓废的美感夹杂荷尔蒙扑面而来,他抬起眼睛看过来时,一双眼睛陷在睫毛与眉骨造出的阴影内,却仍然灿若星辰,足以让歌仙忘了身处何地。

“对不起。”是那样诚挚的眼神,歌仙无法拒绝。“之定,你这样的人,本来不该在这个圈子里,是我……有私心。”

“我明白。”歌仙低头给和泉守开了安全带,无法察觉和泉守的眼神在他的颈侧一掠而过。“是我们有错在先,和泉守已经给了我最好的选择,说实话,我没想到大俱利伽罗用替声假唱的事情会这么容易解决的,所以……真的谢谢你肯给我这个机会,虽然我经验不足,我会努力做一个好助理。”

和泉守已经下了车,整好衣服,又变回那个找不到缺憾的大明星。

“可我未必是一个好老板啊。”

“对了之定。”

“嗯?”歌仙锁好车把钥匙交还,安静等候和泉守的吩咐,他眉间神色不似一个大明星的助理,倒像是面对着自己的家人。

“把你的电台重开了吧,我很喜欢。”

“……这是粉丝对DJ的期望,还是老板对雇员的要求?”歌仙笑了起来,反问。

“表面上是后者,实际上是前者,我在滥用职权追星。”和泉守也笑了出来,拍上歌仙的肩膀。

“回家喽。”

直到躺倒在大了一倍的床上,歌仙才想起来,那家伙在车里的时候,好像回避了自己的问题。真是个小滑头。

小滑头在楼上卧室里睡得不省人事,耳机里流淌着一首歌,如果此时歌仙能听到,绝对会面红耳赤地把播放器关掉。

那是一直存在和泉守手机里的,属于“之定”的,现在看来绝对称得上是黑历史的歌。

评论(1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