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流月行

歌仙沼底居民,爱吃双兼定,喜欢请点心心呀

无能医生(2)

歌仙的目光落在年轻人的手上。

那双手的指间有着十分明显的茧子,很显然是长期练习剑道所致,是惯于握刀的手。歌仙抬起手朝少年伸了过去,少年慌忙地接住草草一握,只是不到半秒的时间,歌仙便感受到手心里的手指强烈颤抖着,直到少年的手重新放下掩盖在衣袖之下,那颤抖都未曾停息。

歌仙将一家人安顿在皮质沙发上,几杯菊花茶置在案几,少年的坐姿很正,腰杆挺得直直的,双脚既不外八也未闭合得过于死板,修长双手交叠握着,指节处似乎有些用力到发白。中年女性的诉说中,歌仙看完了少年此前的就诊病历。

和泉守兼定,十七岁,遭遇海难,亲眼看着好友在自己面前沉入海水。创伤后应激障碍、重度恐水、有自残行为,但多为撕扯自己的头发——因此本有的一头黑长秀发被剃得一点不剩。

“我的和泉守是个好孩子,可是他……唉。他都很久没有真心地笑过了。兼定先生,他就拜托你了,我只想让他过上正常的生活……”在妇人的眼泪中,歌仙站起身打开内诊室的门,少年刚刚走到门口,少年的母亲便紧紧地跟了过来。不知为何,歌仙从少年那一瞬的眼神中感受到一丝异样,像是恐惧。

他是在恐惧着自己的母亲吗?歌仙觉出异样,立刻一只脚踏在少年和妇人之间,身子一侧,形成一个保护的姿势,正好把少年人隔在自己身后,脸上的微笑礼貌而不容拒绝:“抱歉,内诊室只允许患者本人进入,而我本人作为心理咨询师的操守,想必您是放心的。”

妇人端庄而悲伤的脸上隐隐透出一丝不满。歌仙的心突然沉了下去,他做了一个有些逾矩的动作——他拉住了少年的手腕把人带进内诊室,然后砰一声把门关住。

妇人碎糟糟的抱怨被隔绝在外,少年正睁大了双眼打量着内室摆设。这间内室摆设与外室十分地不同,藤制的靠椅坐下来十分贴合人体骨骼线条,面前红木案几上一只土陶花瓶内插着时令鲜花,错落有致当是受过花道训练的手笔,正对面的墙上挂着一柄武士刀,刀拵近乎黑色,上面有着一粒一粒的白色凸起,乍一看去,正如夜空中纷飞的白雪。

少年人眼中那丝惊惧渐渐平复,有一瞬间只剩下单纯的好奇。神态的变化没逃过歌仙的眼睛,他冲人安抚地笑了笑。

“不要害怕,我不会强迫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只是有个小忙希望你帮一下。”

歌仙的身边是一扇屏风,浮世绘风格的富士山与红叶。歌仙轻握着少年的手腕,将人带过屏风的另一侧。出现在二人眼前的是一张单人桌大小的沙盘,以及满满的两架玩具模型。

歌仙把他的掌心和自己的贴合,五指慢慢将少年的手指撑开,直到两只手十个手指都一根对一根地贴在一起。就着这姿势,歌仙把少年的手送到了沙盘上。

他迟疑地、轻轻摸了摸沙子。

“这个是沙盘,和泉守可以试着往下挖一挖。不用担心弄脏手,这是清洗过的沙子,等下也可以洗手。”

和泉守两根细长的手指探进沙子里,惊讶地发现已经到了底,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探究的神色,将沙子往四周扒了扒,深蓝色的沙盘底部露了出来。

“这是……”和泉守说出了和歌仙见面以来的第二句话。

“和泉守很棒哦,挖出水来了呢。就像这样挖开的话,你可以造一片海出来。但是,这个沙盘不是用来挖的,看到那些模型小人了吗?和泉守喜欢哪一个呢?”

和泉守顺着歌仙的手指向玩具架子投去目光,逡巡片刻后,小心地指了指一个长发剑士的手办。

歌仙失笑,不由得在心里把自己夸了一句。这些动漫手办是他弟弟强塞过来的,他试验下来发现结果还出乎意料的好,手办比沙盘配套的小人漂亮不知多少倍,每个手办又各有特点,总能从意想不到的角度帮助歌仙发现咨询人的内心。

“为什么喜欢这个呢?”

“……因为,我想成为这样的人。”

“和泉守知道盆景吧?一个小容器里面,有花草、流水、凉亭、拱桥……那么,我们现在需要你用这个沙盘做一个盆景,你可以用到我这里所有的模型。现在这就是你的世界了,你想怎么构建都可以,我会坐在这里,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的。”歌仙给和泉守展示了一下架子上的人物、建筑、交通工具、动物花草、山和树等等,转身在沙盘不远处的椅子上坐下。“虽然和泉守是很成熟的大人了,但还是要说一下,不用担心弄坏这些,我会去修的,同样也不许伤害自己,伤害我也是不可以的哦。”

“嗯……知道了。”声音仍然很轻,但和泉守已经开始转头在架子上挑选起玩具来。他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类似灵感来了的神情,从架子上拿下了一个楼房的模型,和之前的剑士手办摆在一起,语气颇为怀念。“这个,很像我之前的家。”

“这是我的爸爸妈妈……”和泉守左手右手地拿着两个人偶,思索了一下,把两个人偶摆在了房子旁边。歌仙注意到,人偶和剑士手办之间有一定距离。

“啊,太棒了,这个很像国广……”和泉守拿起一个矮了不少的短发少年手办,少年的手里拿着竹刀,背后却背着双肩的书包。他把这个手办肩并肩地放在了长发剑士的旁边。歌仙猜,那就是和泉守的那位好友了。

突然和泉守停下了动作,有些局促不安地看向歌仙。“我的作品……是不是太逊了,一点创意也没有。”

歌仙冲人安抚地笑笑。“没关系哦,和泉守想做成什么样都可以,不管是什么样,都是和泉守想用心表达出来的东西呢。”

“那么,我可以重新摆吗!”和泉守有些来了兴致,得到歌仙的同意以后,和泉守重新拿起了人偶。

“我爸工作很忙,大概是在这样的楼里。”和泉守拿起了一个“摩天大厦”,把西装革履的男人玩偶放在大厦旁边。

“妈妈是家庭妇女,她很辛苦。”和泉守把女人玩偶放在象征“家”的那栋楼旁边。歌仙注意到,这两栋楼之间的距离比较远。

和泉守又拿出一个“寺庙”,但似乎他没有发挥其正常的用途,而是把两个剑士放在了前面,面对面地摆着。“这个是道场。”

然后和泉守扒开了一角沙子,造出一片水域,将一只邮轮几乎是紧贴着沙盘的边缘放下,想想又觉得不够,把海岸用石头拦住了。

主体似乎完成了,和泉守又找来很多树木鲜花来装饰沙盘,在金毛犬和德牧之间犹豫不定,最后竟然选了一匹狼放在两个剑士的不远处。

“这个……是我的宠物。”和泉守有些底气不足地。“假装是。”

然后,拍了拍手上的沙子,和泉守后退了一步。

“嗯……完成了吗?”歌仙在水盆中加了一些热水,试了试水温才给和泉守端了过来。

歌仙看到和泉守有些感激的眼神。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了,这个不用收拾,我会整理的。”临开门之前,歌仙拍了拍和泉守的后背,他能感觉到这少年对他的防备正如流水带走沉沙一般流走。

跟和泉守约定了下周的这一天再过来,歌仙送走了一家人,回身锁了门,细细地看起和泉守的沙盘来。

最明显的一些东西非常容易解读,那片海和邮轮从表面看,正是和泉守的病因,因此和泉守不能忘记它们的存在,却放在了角落里,还用石头围上,或许是潜意识里,他觉得这艘邮轮永远都不要靠岸才好,也或者是回想起了长时间没有救援的、被隔绝的孤独感,就像石头隔绝了海面与陆地。

寺庙一样的道场可能是自己的道具不够,也可能是潜意识中和泉守在寻找心灵的安宁,而好友和自己先是肩并肩,后来又被摆出训练剑道的姿势,或许剑道训练是两个人最常做的,但潜意识里国广应该是除去父母以外,对于和泉守来说最重要的存在,不过,关于国广,和泉守只提了一句话。

是在回避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就需要先解决这个心结。

父亲和母亲之间的距离非常远,这可能是在暗示,和泉守的父亲在家庭里的存在感不强、或父亲的责任尽得不够,也可能是因为和泉守在潜意识里排斥着父权的威压。

那么,和泉守说的母亲“很辛苦”中,则是另一番玄机了,当父亲角色不强甚至缺失的时候,母亲又会扮演什么角色呢?父权太过强硬之下,母亲又会做什么呢?歌仙想起之前双亲的人偶与和泉守的距离较远,默默记下疑点。

让歌仙很高兴的是,和泉守的沙盘还称得上是生机勃勃,树木和鲜花的色调也非常明快。歌仙把目光停留到和泉守选的那匹狼上。

为什么是狼呢?为什么是最后的选择?

是向往狼比狗多的那份自由,还是在潜意识里寻求更强大的保护?

不能确定的东西有些多,但歌仙也并没指望和泉守把一切都表露出来,这一次的沙盘首先是要治疗,和泉守内心的情绪需要一个平缓的口子宣泄,而沙盘是最合适的方式之一。

就算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还是能看出他朝气蓬勃的影子啊。歌仙望着窗外星点的灯火人间,感叹了一句年轻真是好,突然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自信。

他一定能帮助和泉守的。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