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流月行

歌仙沼底居民,爱吃双兼定,喜欢请点心心呀

无能医生(6)

和泉守睁开眼睛,颊边仍是新鲜泪水。歌仙抽了几张纸巾贴到他脸上,就看见他不好意思地把眼神转到一边,但神情却释然了不少。“在梦里哭了吗?没关系的,这是很正常的现象。”歌仙软声温语地安慰着和泉守,心却再度慢慢下沉。

太简单了。PTSD不是这样简单的疏导和催眠就能显著好转的,但和泉守的心结的确好了许多,与国广相处如此之久,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好友内心的声音……

那么,引起PTSD的,还会是什么创伤?歌仙突然汗毛直立,他想起了和泉守手臂上的电击伤痕。

给和泉守掀开身上盖的毯子,歌仙回身从橱柜里拿出两把竹刀来。“呐,睡太久了可是要活动一下,有没有兴趣和打进全国决赛的前辈学两手啊?”

和泉守看向竹刀的眼神的确满含期待,终于,他接过了其中的一把。

歌仙突然低头解起了自己的衬衫扣子,从下巴底下第二颗一直解到最后一颗,然后脱下衬衫叠在椅子靠背上。只穿着一件纯白色工字背心的躯体上,是发达得有些过分的肱二头肌和胸肌,隐约地能看出小腹的八块肌肉,以及斜向下插入腰间的人鱼线。

“好厉害——”和泉守小声惊叹起来。

“我业余的时候会健身,和泉守羡慕吗?要不要让我看一下你肌肉的潜能?”如同开玩笑一般,歌仙提出了这个建议。

和泉守爽快地脱掉了自己的上衣,他里面穿的是一件黑色背心,显得身材更为瘦弱,只是短短一眼,歌仙便难以将人前胸后背的伤痕赶出脑海之外。

那些痕迹虽然大部分已经痊愈,但歌仙仍能认出,全部是电击产生。

“你之前是不是要比现在壮一些的?”歌仙装作没注意那些伤痕,只作认真分析状。

“是啊,虽然比不上歌仙的肌肉,在社团里也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呢。”和泉守挠挠头说道。

“这就是啦,你长大以后肌肉可能还会再发达一些,倒不一定会变成像我这样的肌肉怪,但是流畅漂亮的线条是没问题的,而且剑道主要看爆发,你的小肌肉群有力量才行,并不是把肌肉块练出好看的轮廓就有用的。那么,来试着练习一下基本动作吧。”

等歌仙把出了一身汗的和泉守送出内诊室时,本该等在屋内的夫妇二人竟然先行离开了,却来了位算不上不速之客的不速之客。

“哈哈哈哈哈。之定啊,你怎么穿着背心就出来了,你的风雅呢?”深蓝色西装分外贴合颀长优美的身形,精致的脸上明明是普通的黑眸,却如同流光溢彩一般,是令人甘心回避的美,仍旧未语先笑,正是歌仙的督导——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老师……”歌仙这才想起来,今天是自家督导从邻近城市过来看望自己的日子,突然就有些头痛,身侧和泉守却不合时宜地活泛起来。“歌仙?你为什么叫之定啊?”

“哈哈哈,那是他在大学一次期末考试的时候,把定字写成了宝盖之,碰巧被我发现,以后大家就都之定之定地喊他了,说起来还是歌仙君的黑历史啊。”

“那我以后能叫你之定吗?”

“你是不是想被一本?”

和泉守的父母离开,和泉守倒一副见怪不怪模样,从口袋里掏出卡来付了本次诊金。他父母的事歌仙并未多问,只是和他约定了下次诊疗的时间。

已是华灯初上。歌仙看着和泉守被路灯拉得更为瘦削的影子消失在路尽头,关上诊所的门,对着三日月略点一下头进入内诊室,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和泉守身上的伤痕,再次浮现在他的眼前。

“兼定一脉在我这边的分支,都是哪几家?”

得到的回答和预想中的差异不大,歌仙在心惊的同时又有一丝庆幸。他马上回到外诊室,向三日月告知了这次的蹊跷。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

“在你还读书的时候,我就觉得你虽然并没有特别好的天赋,但缜密的心思足以弥补。之定怀疑的事情,总是有其道理的,但是如果真的像你怀疑的那样,你说不定会卷进什么不可控的事情里面,你真的要去做吗?”三日月收起笑容时,一双黑眸里全是对得意弟子的担忧。仿若有一股暖流盘绕在歌仙的周身,但给他力量点下头的,却并不是三日月的眼神,而是他内心悬停许久,或许即将岿然落地的一个决定。

“说不定这件事情,是我可以掌控的。”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