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流月行

歌仙沼底居民,爱吃双兼定,喜欢请点心心呀

无能医生(9)

如果有问题,就会上简书链接。

-----正文------


灯光暖黄,浴缸里游着一只小黄鸭。

和泉守一脸泄气。“之定,你干嘛放这种东西啊?”

歌仙才不会说自己是故意的。“是我弟弟留在这里的,感觉你会喜欢,就放进来了。”他留意到和泉守看着小黄鸭摇摇晃晃的眼神,似乎还留存着对那次海难的恐惧,不过歌仙觉得自己可以控制。

两个大男人裸裎相对也不算什么,想让和泉守顺利下水可能有点困难,那种浮力感包围和泉守身体的时候,他紧闭着双眼,拒绝继续入水。

歌仙一直在旁边静静看着,这时终于有了动作。他将大半个身子浸入浴缸里,沿着浴缸底部膝行蹚水而来。纯黑大理石映衬下,他的躯体如初生般洁白无瑕,肌理的线条在水中更显流畅,一静一动时有种古希腊雕塑正活过来的错觉。水汽让歌仙的碧色双眸更加温润,仿若能包容面前人的任何动作。

听到了水声的和泉守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歌仙。他突然觉得心里有什么地方像是被奶猫软软地舔了一口,而这时歌仙还在温声喊着和泉守的名字。

“和泉守,别害怕,看着我。”

和泉守的目光黏着在歌仙张合的唇瓣上,一时间竟然鬼使神差地向人伸出手去。

歌仙却以为他已经做好了下水的准备,是在把手给自己,于是抬手握住人,一拉一扯把人带下了水。和泉守如梦初醒,惊慌非常,一时不察,竟然面对面地一把抱住了歌仙,他虽然瘦弱,骨架却不小,饶是歌仙是个肌肉身子,无奈身高差了十多公分,竟然是整个地被人抱在怀中了。等他察觉到这一点时,已经无法从和泉守的怀抱里挣脱,更让歌仙糟心的是,人的皮肤在温水浸润中变得更加滑软,少年身体的触感似乎要引发歌仙别的什么糟糕的反应。歌仙察觉到怀里的身子慢慢地不发抖了,抬起手轻抚着和泉守的脊背,他感觉到瘦长的脊骨在自己手指下凸出来,突然地就有些不想放开怀中的人。

但不放开是不行的,歌仙感觉到有什么刀柄一样的东西抵住了自己的下腹,当他意识到是什么的时候,头皮一炸。

紧接着他也情难自控地拔刀了,歌仙的脸腾地通红。他看着紧贴一起的一把太刀一把打刀,艰难地把头抬起来,推了推和泉守的肩膀。和泉守的脸色不比他好到哪儿去,此时又羞耻地闭上了眼睛,口中嗫嚅出一句结结巴巴的抱歉,抱着歌仙的手却一点都不松。

和泉守努力睁开眼睛与脸红透了的歌仙四目相对。“之定……我很想抱你。”

言者无心,只是字面意思,听者却想歪了个彻底,只好曲线救国。“那个……和泉守,这种事是很正常的生理反应,只要纾解下去就好了,你这种年纪,该知道怎么做……喂等等啊……”

和泉守的手握住了其中一把刀,却不是自己那把。他手型修长,掌心却也有些宽度,轻松拢住歌仙那柄打刀。温热又舒服的触感让歌仙下腹压不住麻酥酥的热,脑子里轰地一声炸开白色烟花。压抑自己太久,歌仙此时竟然有些无力招架,喘息着竟然需要以额头抵上和泉守的肩膀寻求支撑,不然身子便要滑进水里了。和泉守另一只手竟然扣了歌仙的手腕,将五指一根一根排到自己那柄太刀上握紧,一上一下起来。

歌仙短促的惊叫尾音硬生生拐了个弯变成发颤的喘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不清东西了,更未察觉到自己连脚趾都蜷起,和泉守的热度与大小让他羞于去想自己现在正在做什么事情,尽管五指之下的触感清晰得似入骨之毒,将在以后最漫长的夜里反复发作。

两人登顶前,和泉守攫住了歌仙精致的下颌半强迫地抬起来,笨拙地和他接吻。歌仙在心底藏起一声长长的叹息,放任了人相比之下已经十分轻微的不恭。

“我好像不那么怕水了。”和泉守趴在歌仙的身边,有些困难地把一长条的身子蜷成团,一双眼睛在黑灯瞎火里头扑闪扑闪放着光,“好像是同性恋也没有关系了。”

歌仙闭着眼睛不答话。

“之定,你知道我要说的吧?”和泉守的声音小下去,虽然他觉得歌仙没那么快睡着。“可是,明天我可能就要走了,说不定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不过没关系,我会想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歌仙心里宛如明镜一般,和泉守不知道,他已经提前通知了自家督导和好友,明日还有场大仗要打,刚放纵过的身体疲惫得很,须得养精蓄锐才是。

明天啊……他想起了好友那紫藤色的长发,以及一说起兄长时那满脸不愉快的神情。又是好久没见他们兄弟俩啦,本该好好叙旧才是,以后可能都没什么机会啦。

歌仙沉入睡梦,梦里他的身份一会儿一变,时而是送弟弟去学芭蕾的操心哥哥,时而是健身房发泄荷尔蒙的单身白领,时而是午夜中读着满载无从宣泄感情的信件的电台主播,反反复复地,他的眼中却只有一个人。

歌仙是被楼下撞门的声音吵醒的,准确来说,两层楼都在晃。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