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流月行

歌仙沼底居民,爱吃双兼定,喜欢请点心心呀

无能医生(11,完结篇)

番外在下一篇。

----正文----

面对着歌仙横放在桌上的那把真品武士刀,中年人终于收起了所有不敬的表情。

“可以叫我歌仙,毕竟浓州本家与会津分支的辈分不好计算。”歌仙端坐桌后,神情沉静中带着和泉守不熟识的宽容气度,和泉守不喜欢歌仙这样,隐隐地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经过这几天,我对你这一代的家事非常失望,娶妻不贤,为父失职,教子无方——但和泉守并没有被你教坏倒也算作幸事,你们在我处大闹,我也只当你们一时气急失了风度,可是你们竟然把和泉守送去所谓的戒断中心进行电击治疗,受伤还如此严重,这可不是短短几句话便可放下的事。在此我以兼定现任当家的身份,剥夺你对和泉守的监护权,到和泉守十八周岁为止。虽然只有两个多月,但足以让你反省作为一个父亲的错误。和泉守,你听着。”

和泉守只是静静看着歌仙,等着他说出来的话。和泉守心里很委屈,他觉得那不是他认识的之定,之定是温柔的,是香香的,会弹琴会剑道,做饭又那么好吃,之定不是现在这个冷冰冰的兼定当家,虽然只离他不过几米,却似隔着千里万里的遥远,就好像他一下子变成了神,只会冷漠地看着煎熬的自己,就好像自己再也不能触碰他,更无法得到回应。

那不是他的之定。虽然说出来的话,字字句句都是为他好。

“你的性向是你的自由,任何人都无权干涉。兼定一脉祖上也曾有几位喜好与众人不同,但无一如你这般命运,因此,我会给你安排一位更好的心理咨询师,是你之前见过的三日月宗近先生。等他来了,你就和他回去,此后你的生活费与学费暂由兼定家族负担,直到你大学毕业为止。”

说完了这些话,歌仙站起身来又看向和泉守的父亲:“你如果不满足这个结果,现在可以宣布和兼定本家断绝关系,你之前从本家处获得的权利会被收回,人脉也会自动断绝,是走是留,由你自己决定。”

中年男人极不情愿地站起身来,深深鞠了一躬。“我们会认真反省。”

和泉守慌了,自己就要这样离开了吗?他张口,却发现自己万万不能叫出那一声“之定”。

那是在害他的之定。

和三日月离开之前,和泉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自己的父母,父亲虽然面无表情,却看起来苍老憔悴许多,母亲的双眼早已红肿,却仍在掩面哭泣。

他们后悔了吗?和泉守不知道。和泉守只知道自己不敢看歌仙的眼睛,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双脚,下一秒就跑回去扑进人怀里。

歌仙在他们的身后,关上了门。

从早晨到黄昏,歌仙一直对着那柄刀坐着,双眼定定地注视着刀刃上泛出的白光,座机响了又响,他置若罔闻。到日光将尽时,他拨了个电话。

“我明天会到浓州就任。”

----End----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