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流月行

歌仙沼底居民,爱吃双兼定,喜欢请点心心呀

无能医生(番外,和泉守篇)

到这里这个故事的主线就全部完结了,感谢亲友玉涯的专业心理学指导,感谢 @荼毒天下 和我家幼豹豹的试吃,感谢群里各位的喜欢。鞠躬。


接下来或许会有些别的,但是这个故事就在这里停住啦。


----正文----


和泉守篇



三日月是个非常独特的心理咨询师,表面上看起来,他是个过于自我的人,表现出来就是遇到什么事都能不分场合地哈哈哈。甚至有一次和泉守和三日月路遇劫匪,三日月也还是哈哈哈地——抄起了垃圾桶里一根废弃铁管,一管打得对面劫匪叫爸爸。


和泉守开始怀疑歌仙剑道的本事是和谁学的。所以当三日月收起笑容要找和泉守谈歌仙的时候,和泉守觉得头皮一紧。


和泉守虽然年轻毛躁,但是他不傻,因为一系列的事情,更是早熟得可以,三日月都觉得这孩子有时候懂事得让人心疼,大是大非分得门儿清,不用和他苦口婆心讲道理,厉害一摆他自己就会想清楚很多。


但三日月没想到的是,他把和泉守那堆什么PTSD什么恐水恐头发的毛病都调理好了,唯独治不好他的歌仙依存症。


玩沙盘的时候歌仙要么穿着白大褂在和泉守身边,要么穿着围裙在和泉守的房子旁边煎蛋,平底锅上那个蛋都被和泉守抠掉过一回,又用502给粘回去了,和泉守说他想看看能不能把煎蛋换成厚蛋烧。


你怎么不说换成青花鱼呢。三日月笑着摇摇头,那晚的菜谱已经听和泉守念叨了无数次,歌仙的手艺他是知道的,虽然的确不能再赞,倒也不至于被和泉守一遍又一遍地不重样地夸。


催眠吗?三日月装成歌仙的时候,和泉守就一脸不好意思地说之定我们去浴室吧,装成父母的时候和泉守就义正言辞地让他反省,用自己本来身份对话的时候,和泉守就会特别直白地问他歌仙在哪里。


这样下去都快出反作用了。三日月细长双指捻了一下唇边细长的棍状物,如同吸烟消愁一般咔嚓咬下一口Pocky。他想起《盗梦空间》里说过的那个段子,当你让一个人不要想起大象的时候,他脑海里百分之一百有一头大象。


当然歌仙才不是大象的体型,但也实在难为了和泉守,说起来,他们相处不过几天,和泉守却心心念念霸着自个的回忆,一丝一毫都不放手,生怕忘了什么和歌仙在一起的细节。少年人记性好啊,这样一头栽进去的感情,要怎么放下?


三日月也问过和泉守为什么这样一头热的想着歌仙,明知道歌仙再也不会回来找他。


和泉守笑得很坦然。


“那时候可能是我这辈子最逊的时候吧。国广刚刚离开,爸妈又把我送去电击,说出来三日月老师你可能要笑我,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把我抛弃了。


“但是之定没有啊,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帮我挡住我妈,我那会儿以为我妈也会跟进来呢,虽然我嘴上不说,其实特别讨厌这种事,你不知道那一瞬间之定的背影有多帅!


“我也没想到,之定会那么快发现我身上的事情,还收留了我一晚上,最重要的是,第二天他一个人单挑三十六个人的样子简直帅爆了!”


和泉守当然不会什么都说出来,三日月到现在都不知道浴室里发生过什么,或许隐约有猜到,也因为太毁三观而避开了问题。


“这辈子都不会有第二个这样的人了,三日月老师,你说我不爱上他,还会爱上谁呢?至于之定不会来找我……没关系,我去找他就好了。”


和泉守的眼睛闪亮亮地,就像那一晚他看着合眼的歌仙一样。


“总会有办法的。”


所以啊,和泉守的歌仙依存症,或许也是自己不想治吧,哈哈哈,歌仙那孩子单身那么多年纯粹是因为没碰上能让他动心的,那孩子看着风雅风雅的,心境有时候倒像老头子一般,说不定也就这样朝气蓬勃的样子才是最让他心折?


哈哈哈,茶叶梗立起来了呢。


“但是啊,我要跟和泉守商量一件事呢。”三日月收起笑容,认真地看着少年仍旧稚嫩的脸。“和泉守要去找歌仙可以,现在这个社会,信息这么发达,想找一个人不难。但是,和泉守要在有独立能力以后再去找他,而且,除非歌仙认出了你,否则不可以去主动相认,不然我就要拿着钢管来找你了哦?”


和泉守知道三日月的意思,浓州与会津的事他也差不多了解了,而且这件事于他是一生的改变,于歌仙来说可能只是生活的微澜,如果歌仙并没有像自己这般魔怔,他也会爽快地放手,虽然会有一点点不甘心……不,是很不甘心啦。


但那又怎么样!总会有办法的!



三年后。


和泉守兼定,男,建筑系大三年级生,双学位在读,一等奖学金不落,系草。


之定知道我这个样子一定会很欣慰吧。和泉守不自觉地微笑起来,甩了下自己的一头长发——他的头发已经留回来了,黑亮如瀑,却没一个人敢说他娘。


最近和泉守有件很在意的事。


学校门口新开了家旧书店,偶尔去那能找到很有用的参考资料,但老板经常不在,偶尔一次和泉守走向书店的时候看到老板离开的背影,那背影看着十分熟悉。


和泉守的心激烈地跳动起来,他开始关心那位神秘老板的动向。他发现,老板似乎不住在这个城区,他每周会来一次,在店里转一圈,就去往一条巷子里一个神秘的小楼中,一个十分高大的短发男子和一个青色长发的矮个子男人会迎他进门,但和泉守莫名地不敢在那里多留。


终于有一天,在夜里再一次梦到歌仙以后,和泉守惊觉他已经看不清歌仙的脸。


正好第二天是那个老板去小楼的日子,和泉守请了假,一路跟到了楼外面,等窄门关上的时候,和泉守靠着墙坐了下来。


就算被当成变态也好,好歹看一眼是不是那个人。再说了,有这么帅气的变态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和泉守听到门边有说话声。


“之~定~?你确定这是最后一次催眠了?你不想再见到你家小朋友了吗?”


之定??是之定?!!是之定啊……!!


等等你这家伙谁?喊这么亲密干嘛?!


“嗯……我想明白了。只能在梦里见他没什么意义,反正我也不会记得自己梦见过什么……但是催眠是有效的,这会让我下决心,要么我就彻底放弃,要么我就回去找他。”


“那歌仙君的决定是什么呢?”


“……我需要再想一想。不管怎么样,还是多谢你们了,石切丸,青江。”


别想啊!想什么啊!!


和泉守拍拍屁股霍地站起来,与此同时门开了,歌仙毫无准备地出现在和泉守面前。


“抱歉让一……和泉守?”


和泉守看着歌仙突然愣住的模样,想说之定是我啊,之定你也很想我吧,你带我回家好吗,可他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


歌仙的碧色眼睛中逐渐盈上了泪水,他总算张开嘴,重复了一遍。“和泉守。”


和泉守觉得自己不能什么都不做,他上前一步,紧紧地抱住了歌仙。


他已经不是三年前那瘦弱的身形,匀称的肌肉早已覆盖他的骨骼,倒衬得歌仙在他怀里有种娇小的错觉。和泉守闭上眼睛笑了,哽咽得话不成句。


“之定,抱一下好吗,你说过多久都没关系的……”


歌仙抓着和泉守衣服的手从未有过如此地颤抖。和泉守的气息变得太多,每一瞬都在让歌仙走上一条不回头的道路,纵然荆棘万千,歌仙觉得自己会甘之如饴。


“好。”


-----End----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