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流月行

歌仙沼底居民,爱吃双兼定,喜欢请点心心呀

说纽带(双兼定·2017北京卷)

群里抽风赌高考作文题的后果。北京卷:以《说纽带》为题写一篇议论文(划掉,我不管,就是小说)。

非常想把“说”字去掉。Tangerine已经发了刀,我的刀也已经憋出来了,但我坚信金花是好人舍不得下手虐的。


===刀来了,接好===


和泉守兼定并不知道,名刀的消亡会与伴着漫天大雪。

他远征拿到的几块玉钢还是沉闷散作一地,本丸房屋倾颓在柔和而苍茫的白色曲线中,却有一片暗红蜿蜒成蛇爬到他靴边。再看去,五虎退、今剑、加州清光等熟悉的面容上,安详或恐惧的神情永远凝固。血泊尽头同样是血染之躯,是低首坐着的,胸口牡丹无惧寒风地怒放,只是背后的羽织中隐约露出几节青黑骨骸。

“主上呢?!”

和泉守握刀的手从未有过地颤抖起来,安坐的付丧神抬起一只手虚指一侧,正如往日执水杓般风雅。“还活着。”此外无话,只一双红瞳静静对视过来。

“为什么。”和泉守惊觉自己声音的冷硬,风雪中他听到一声金属铮鸣,在寒冷中慢慢失去知觉的他不知道那来自谁的本体,只凭刀者本能缓缓出了刀,指向对方的刃尖颤抖不已。

“为了所谓的历史,我亲手砍掉了玉子的头,那可是真如椿花凋落的美景啊。”付丧神仿若从冥想中醒来般,悠然起身,闲庭信步,绕过血泊朝和泉守缓行而来。“那一刻我才明悟,亲手毁灭自己珍视之物,竟是何等的畅快……于是,我就成了这幅模样。”他撩起羽织给和泉守展示体内突出的青黑骸骨。

和泉守的刀尖随他前进了一步,付丧神已经进入他能突刺的距离。“只是这样,并不能成为你暗堕的理由。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之定?!”

那二字好似刀锋,付丧神极不风雅地趔趄一下,下一瞬,那柄曾连斩三十六首级的名刀便沉重地挟风而来。

交织银光被白雪湮灭,血红的眼瞳却愈发明亮。

“打败我,就告诉你。”

和泉守兼定并不知道,暗堕后的刀剑竟有如此强大力量。

与这位前辈手合时他从来老老实实,今日那些扬雪迷眼的手段对这打刀却从不奏效,那是刀刀紧逼毫不防守的打法,每一式都以命相搏。和泉守奋力挡住直劈而下的一击,却惊觉寒凉如雪的刀刃正在颈间悬停。

“我只能说这一次了,听好吧。”他笑,风雅如昔。“因为我希望,联结你与我的‘纽带’,不仅仅是兼定二字,我更想要忠兴公和玉子之间的那种‘纽带’。”

血红双目中突然滚落血泪,和泉守的心狠狠揪了一下,无端想抬手去抹了。

“但那不对……那不被允许。玉子的事,我本可不用动手,但我还是杀了……我还想杀你。”

“只是因为这个?”和泉守突然觉得手腕一点都不抖了,他突然挥剑!

付丧神没防备,倒退几步。

“……我。”和泉守再次抬刀摆成突刺预备式,喉头哽咽不成字句。“我没有告诉你,我的心情,和你是一样的……但是你从没发现吧?因为你不会接受这样的自己……你以为杀了玉子夫人你就会解脱了吗?不,你暗堕了,你从没想放过自己!”

话音未落,和泉守脚下骤然发力,不可阻挡的刀风中混着一丝泪水气息。

付丧神忽然释然地笑了,和泉守看得分明,那双红瞳里,满是深情爱意。

那柄打刀优雅地划了个半弧,无声跌落在雪地。

和泉守突然明白他为何要给自己机会。

“离别时,方知这世间,花亦花来,人亦人。”


====End====


全篇977字,也有点爆字数啦。

推荐BGM:《花冠》天野月子,配合歌词食用更佳。



评论(1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