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流月行

歌仙沼底居民,爱吃双兼定,喜欢请点心心呀

衣锦夜行(六)

歌仙说了一个简单得如同童话一样的故事。

无所事事没有梦想的青年,整天游荡在路上,堕落,放纵,没有明天。大雨倾盆的一个晚上,他遇见了一只卡在下水道口的小橘猫……如果不救它就会死掉了。

橘猫凄厉地叫着,青年一时恻隐,将它救了下来,没想到它却一路跟着青年回到了住处。为了照顾橘猫,青年减少了外出鬼混的时间,找了一份正当的工作,付出劳动,也收获了社会的认可。

故事的最后,歌仙说:“所以,我想说的是,请不要随意抛弃伴侣动物,因为善待它们的同时,对我们自己也是一种救赎。这正好和今天的拍摄主题十分相符,您觉得如何?”

女人点了点头。“可以,但是要保证猫咪的安全。”

“不会让它有危险的。”说话的是大俱利伽罗。

“所以,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吧?”和泉守特意用了偏向肯定的疑问句。

“是的,我也是偶然从朋友的朋友那里听来。”

和泉守点点头,颇有双关意味地回答道:“我知道了。”

最后出来的成片非常自然,纹身染发的社会青年雨天遇到了可怜的小猫咪,笨拙又耐心地照顾猫咪的动作十分走心,最后一幕是大俱利伽罗开着电动车送快递,小橘猫迎着风蹲在他的肩头,就好像它才是主人,更像一个橘色的小天使。

果然如同那女人所言,这条公益广告在地铁里滚动播放,大俱利伽罗和小橘猫的海报也出现在地铁站的橱窗里。但歌仙和大俱利伽罗没有想到的是,这条广告给他们带来了大麻烦。

“挺厉害的嘛,歌仙兼定。”经纪人在电话里直接喷开了。“为啥大俱利没通告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你算什么东西,敢随随便便就接和泉守兼定的话茬,挡了人家的道自己就得有点觉悟,别以为你现在身份特殊点就拿乔,公司已经决定了,把大俱利伽罗雪藏一段冷静冷静,你们可倒好,还自己出来露脸了?!违约金准备好了没?”

“大俱利伽罗这次没有片酬,属于公益行为,不创造任何商业价值,所以请您冷静一下,我们以后不会再进行类似的事情了。”是因为自己吗?歌仙一时觉得身上发冷,勉强稳住自己,也决定先稳住对面。

“没下次了,也就是这两天的事儿,公司会当面找你们结钱,到时候我可不会帮你们求情!”

歌仙没注意电话里已经只剩忙音,满脑子都是雪藏两个字。

大俱利伽罗。雪藏。因为我。挡了别人的道。

手机从手里滑落,修长的十指与紫色卷发深深地纠缠。

一只温热的手掌扶在他的肩膀,他回头,是自家发小的脸,此时那张脸正努力做出微笑安抚他的表情。

“你都听到了?”

“他骂那么大声,整个房间都是他的噪音。”大俱利伽罗拍了一下歌仙的肩膀。“事已至此,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

“他说是一段时间……说不定以后还有机会的。”歌仙觉得有些虚脱,徒劳地寻找什么托词。

“嗯,说不定得像狗一样摇着尾巴才能求来的机会,说不定连这种机会都不给。”大俱利伽罗嗤笑着摇了摇头。“联系和泉守吧。”

--------

“这么说来,是我考虑不周啊。”和泉守听完前因后果,略一思索,就有了歉意。“总不能让你们陷进两头为难的境地,既然事情已经是这样了,我也得帮你们想想办法才是。正好我最近没什么戏,比较闲!就当活动脑子了!”

“本来并不想麻烦你的,但是雪藏这种事情我们此前的确没有遇到过……眼下该怎么办才好呢?”歌仙问。

“雪藏一般是有几种情况的,一般都是大公司喜欢做这种事,因为他们不介意一个明星身上的损失,但是小公司的雪藏一般就是想教训一下新人了,尤其是像大俱利伽罗这种,刚红起来,圈里根基不稳又没什么人脉,身上又有几个片子几个小通告,还算有些油水,只要不听话,就有的是方法整你。”和泉守兼定认真地分析道。“而且,听你们那个经纪人的说法,大俱利伽罗是挡了什么人的路,这个人还和我有关,时间最近的大概就是那个广告的女主角——叫什么名字来着——算了那不重要,就叫她花瓶吧,花瓶估计在背后搞了什么事,所以你们公司才会整人,所以这一次雪藏,一方面是让大俱利伽罗更容易控制,另一方面就是你们被当成出气筒啦。所以我的建议是,”

说到这里,和泉守兼定低下头认真地凝视歌仙的双眼,他现在知道大俱利十分看重歌仙的意见,说夸张点几乎什么事都听他的,所以和泉守准备从歌仙这里入手拿下大俱利伽罗:“歌仙君想不想搏一把呢?”

“搏一把?和泉守的意思是……和他们硬碰硬吗?”歌仙看着此时的和泉守,他双眼中似乎燃烧着明亮的火焰,歌仙想起他在那部武士题材的电影里英姿飒爽斗志昂扬的模样,突然一时分不清是幻象还是现实。

“歌仙上次说的,不方便告诉我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合约吧?那么,就直接打解约官司,一点都别犹豫,然后——就到我这里来吧。毕竟他们这种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一些。”和泉守安抚地拍拍歌仙的肩膀,转头看向大俱利伽罗:“大俱利君怎么看?”

大俱利低头一直在思索什么东西,此时抬起头来,他的双眼不像歌仙的蓝绿色眼睛那样温润柔和,明明是灿金色却更像是金属的冷硬质地,此时因为下定了决心,更显坚决。“和泉守兼定前辈,我想和你单独谈一下。”

和泉守点点头,歌仙一时有些懵,还是顺从地退出房间。

“我可以加入你的工作室,也可以让你以很低的价格签约我,不仅如此,片酬上也可以给工作室较高的分成,但同样我也有条件。”大俱利伽罗仍然保持着那样的表情,直视和泉守的双眼。“第一,工作室帮我顺利解约,第二,我只专心演戏,不唱歌,第三,保证歌仙兼定的安全,我不确定那些人会不会报复他,”

“原来是想用片酬交你们俩的保护费呀……嗯,可以啊,反正稳赚不赔的买卖肯定是要做的嘛。”和泉守点点头。“不过,大俱利君很在乎歌仙呢,我就大胆地问一句,你们俩是什么关系啊?”

“之定,不,歌仙他,和我认识二十多年了,差不多没有记事的时候就在一起玩。后来我做了演员,他就来当我的助理。”大俱利伽罗回答。

“那么,你为什么不想唱歌了?”和泉守兼定追问。

“只是不喜欢而已。”大俱利伽罗话明显少了下来。

“是吗……”和泉守兼定唇角扬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歌仙兼定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呢,如果他也愿意加入我的工作室,随时欢迎。”

大俱利伽罗也离开以后,房间的窗帘后面突然探出个脑袋。

“喂国广!太犯规了,躲在那种地方干什么!偷听吗?”和泉守兼定吓得一个激灵,忍不住喊出声来。

“嘘,兼先生,隐蔽和偷袭可是我的长处呢。”堀川国广笑着调侃,紧接着神情变得认真:“一直想问兼先生,最近你为什么不给自己接新片子了?”

“好片子可遇不可求啊。”和泉守兼定摇摇头。“而且,优秀的电影不仅需要优秀的主角,配角也要同样出彩才行。你还记得你和长曾弥大哥一直想拍的那个剧本吗?我准备下一步就尝试那个本子,但在那之前,我得把大俱利伽罗准备好,也得把自己准备好才行呢。现在工作室做艺人转型还不错,包装的一些电视剧、网剧、喜剧电影还可以,但问题是,没有什么能承重的东西。”

堀川国广赞同地点点头。“没错。如果只是为了挣钱,我们的工作室没必要存在的,分开也可以过得很好,但既然凑在一起了,就得做出点像样的作品来,不说惊天动地,至少也要惊动圈子嘛,这个大概就是所谓的梦想了!”

“所以说,国广你啊,有没有兴趣让我们的工作室扩大一点影响力啊?”和泉守兼定的笑容有点淘气,以堀川国广对他的熟悉程度,他感觉圈里有什么人要倒霉了。

“让我猜猜……是要整一把大俱利伽罗的那家公司吗?”

“不愧是我最出色的搭档嘛!你说得对,那家公司虽然吃人不吐骨头又装哔得很,但是挑新人的眼光还算可以,不算上次那个女主角,那家公司还有几个我看着还算不错的小新人,干脆一并弄过来算了。”和泉守兼定一拍双手,盘算得美滋滋。

“不过,那家小公司能在短短几年内混成这样,也算是有些水平的,管理这么烂都没散伙,可见有后台呢。”堀川国广出言提醒,虽然他并未觉得这件事会是什么束缚。

“那就干脆大闹一场好了!”和泉守兼定笑出声来,转头看向窗外深夜下的万家灯火,他张开双臂,如同航行在星辰大海。

“明天就开工吧!”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