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行一条狗

歌仙沼,产文双兼定,可能有俱利歌。
(暂时离开一阵子!)

衣锦夜行(十六,兼歌)

“这事绝对不是意外,但我们又不能报警。现在只能小心点,大概他们的手不会伸长到外景地吧。”趁着拍摄间隙,和泉守兼定与工作室几个人开小会,长曾弥虎彻一锤定音说出所有人心中所想。“好歹石田也算日理万机,这种阴损的小手段可不是他的风格。”

“不是他的风格,是不是他手底下的人又不好说了,就那个女人的脑子,设计出来这么一件事我一点儿都不意外。”和泉守如一个真正的武士那般盘膝而坐——那是他拍了那部电影后养成的习惯。“但是他们到底想干嘛、有什么目的?我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他们也会尝到纸包不住火的滋味吧?”

“兼先生说得有道理。”堀川国广给两人带来瓶装水,一屁股坐在和泉守旁边,大眼睛半垂着思索起来。“如果他们只是为了报复的话,完全可以通过其他的方式让兼先生吃瘪,爆黑料、买水军、甚至雇佣私生饭,都比这种方式要容易得多。我觉得那女人的目的,大概就是想让我们害怕。”

“对。她想等我们自乱阵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剧组里肯定还会出别的事,如果下一次出事的人还是我,那肯定就是冲我来的了。但我可不想冒这种险,总而言之,我们还是小心一些,先让场务负责人去把剧组里的工作人员排查一遍好了,我才不信查不出什么内鬼。”和泉守一拍堀川国广肩膀,抬头看向长曾弥虎彻。“内景还有多少戏份?”

“运气好的话,今晚12点结束所有镜头。”

“那我们拍完马上就走,一边赶外景一边排查可疑人员怎么样?……人在江湖漂,偶尔还是要认怂的嘛。”和泉守无奈吐了吐舌头,与二人定下了安排。

长曾弥虎彻粗中有细,在这之前就已经把和泉守、大俱利的戏份提前拍摄,此时已经结得差不多,接下来是一些配角收尾。和泉守长出一口气站起身来准备享受一下几个小时的空闲,却看刚刚走开的国广转个身又回来了,表情有点疑惑还有点凝重,见到他以后苦笑了一下。

“兼先生,真是不凑巧……我们刚聊起的那女人来了,还指名道姓要见你。”

和泉守皱起眉头,又冷淡地舒展开来。“国广,你也是写过宫斗戏剧本的人,你说她这种刚刚得势的女人主动上门,是想干点什么呢?”

“明面上大概是来嘲笑你,给你添堵吧。那女人站在那里就一副耀武扬威的架势。”

“既然是这样,那我更要去见她一面了。不到两个月前还在被我骂得嘴都还不来一句,现在主动找上门挑衅我,你不觉得这种反差一定很有意思吗?”和泉守笑着拍拍堀川肩头。“安啦安啦!我怎么可能有事嘛!去去就来去去就来。”

——————

歌仙兼定正在漫无目的地散步。

大俱利伽罗的戏份结了,接到临时行动的通知以后已经赶回去收拾东西。歌仙识相地没跟着去,光忠已经被接出医院,除了大俱利伽罗以外,还有个带着个孩子的族中亲戚照顾他。歌仙见过那亲戚一次,红发的男人看上去意外地沉稳可靠,是个很会照顾人的类型,一家人吃起饭来一对情侣一对父子,其乐融融还发狗粮,歌仙一个人捧碗坐着,明明是圆桌他却觉得自己是在角落里。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每个人都将有自己的生活。歌仙低头喝了一口小豆长光做的汤,心中却回想起他与和泉守相对而坐的每个早晨。孤独与他伴生近30年,曾经他甘之若饴,直到此时他才品出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不似原来那么甜美,寒凉透过温热汤羹传到舌底,他品出苦意。

歌仙从回忆中醒过来,此时大俱利伽罗也不在身边,他头一次觉得想有些依靠,或者让什么人来依靠他也好,他需要温度。不知不觉地,他就走到了剧组场地边的临时会客室。

里面有光线隔着门缝透出,歌仙一个恍惚回忆起他被和泉守抓包替声的那一天,他就着灯光向内窥去,然后被满身汗水和男性荷尔蒙的和泉守兼定堵个无路可逃。

他一直不想承认,所有他对和泉守的好感和动心,从那时就开始质变为情欲了。

鬼使神差地,歌仙靠近门边。

一声玻璃杯破碎的声音,如同尖叫般几乎划破歌仙的耳膜。

“和泉守,你现在没什么资本再嚣张了!如果你不答应石田董事的条件,我可不敢保证回去会怎么和他交待,所以你最好聪明一点,别以卵击石才好。”那女声哪有初见时半分柔媚,如同泼妇咄咄逼人。歌仙皱了眉还没来得及思索,和泉守带着笑意的声音就响起来。

“想压价收购我们的原始股,就该派一个商务谈判的代表,而不是一个只会撒泼摔东西的女人——忘了说,我该怎么称呼你来着?抱歉,想不起你的名字了。所以说这一次你是真的代表石田董事来,还是来敲诈的呢?”和泉守慢悠悠滑动椅子的声音让歌仙放心不少。“你最大的毛病就是想不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而且一点长进也没有。如果你只是个传话的,老实一点比较聪明。”

“你!”高跟鞋敲地声透出再也无法压抑的怒气,歌仙心下一紧下意识推门就往里冲,正好看见被和泉守又一次气得眼眶发红的美女艺人两步来到和泉守面前,抬起纤弱巴掌竟然是要掌掴上和泉守的脸。

那只手没能落下去,另一只修长有力的手一点不带怜香惜玉地攥住了纤细白嫩的腕子,扭到了女人背后。歌仙温润双眼中好似燃起实质的烈焰,上一次歌仙如此愤怒是在烛台切光忠的病房。

那女人没料到真有男人如此不顾绅士风度和她动手,一时间竟然呆愣住了。

歌仙如同甩开一滩污物一般扔掉她的手,另一只手举起手机。

“山水有相逢,做人留一线。”他语调平缓,一字一句却全是威胁之意,这一次他没用和泉守教,狠话放得驾轻就熟。“和泉守兼定的工作室没上市,你的石田董事可是有上市公司的。如果让公众知道他名下的上市公司涉嫌恶意收购一级市场股份,你猜猜他的身价会一夜之间蒸发多少?这些损失,可都要算在小姐你这位公众人物的头上,总归,我们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小姐你带话的时候,可要想想清楚。”

“你,你录了音?!”女人后退一步,脸色彻底惨白。

“我没说我录了音,我也没说我没录音。”歌仙隐约间感觉到做“坏人”竟然有一丝乐趣,唇角不由得挑起些许。“我说了,山水有相逢,做人留一线。小姐你这么冰雪聪明,该清楚我们的态度。”

“你还真以为你是和泉守兼定的堂兄了?不过一个助理,敢这样和我说话?”

歌仙侧开一步躲开那女人几乎戳到自己脸上的斑斓指甲,耸了耸肩。“和泉守本人都说是了,你觉得你的怀疑,会有结果吗?”

那女人留下一地玻璃碎片和一声用力过猛的关门声便离去了,歌仙看了一眼摇摇欲坠的门,转头看向和泉守,他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冷淡如斯,可和泉守仍是从中听到掩盖不住的担忧,这担忧让和泉守的脸上止不住浮现微笑。

“我……我没有搞砸吗?你,你怎么这么高兴……”歌仙看他笑出来,茫然的心中无来由生出一丝雀跃。

和泉守站起身来到他面前,迅速地抱了一下歌仙,还趁他呆愣的一瞬在他发顶上蹭蹭下巴。

“之定,你真帅!”

“喂你……”歌仙没来得及推开他,和泉守便松开了自己的怀抱。一股热流涌上歌仙的脸,他将眼神转向一边,装作寻找扫帚。“这种话就不要乱说了,我先把这里收拾一下。她今天回去以后,再闹出其他事情怎么办?”

和泉守顺着歌仙的目光发现扫帚,连忙抢上前去一把攥在手里,有点笨拙地收拾起玻璃渣来。“你怕什么,有我呢!哎哎之定别抢我扫帚你帮我把簸箕扶好就行!这个我自己来!我一定要自己来!”

歌仙扶着簸箕的长柄,看着和泉守一下一下扫着碎玻璃,那碎玻璃仿若自己心上名为孤独的冰渣,被他收拾干净,消融不见。

可是心里又像是被填满了,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失而复得。

“待会儿我们一起回去收拾行李好吗?我开车载你。”和泉守蹲在地上看着歌仙,他的眼睛那么亮,满含着酸甜味儿的期待,就像个小孩子在邀请自己偷偷喜欢着的女生放学一起回家。

歌仙心中一直端着的坚硬与记恨终于隐隐松动起来。

“好。”

——tbc——

今天歌仙气场三米八!攻出大气层!
然而这种攻气并不会带到床上233333

新年快乐!我去写第二更了!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