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流月行

歌仙沼底居民,爱吃双兼定,喜欢请点心心呀

无能医生(5)

少年恬静的面容如同未经受过任何伤害。歌仙看着他的睡颜一时几乎发了愣,如梦初醒般轻轻开口。

“兼先生,早上好。”

“哟,国广!今天你醒得有些晚了嘛,昨天的晕船还让你那么难受吗?拿出点干劲来啊喂!”和泉守的双眼仍然闭着,脸上却完全不似他醒着时的神态,那是一张正常的男子高中生的脸,阳光,坦然,无忧无虑又带几分嚣张,歌仙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和泉守偷传热血漫画以及疯狂收集运动鞋的模样。

那才是他该有的模样。只是现在的这个梦境,不太对。

“我已经没事了,兼先生!我们今天要做些什么?”歌仙的语气稍微活泛了一些,虽然一个成年男子学着高中生的语调讲话实在是可笑又违和,但处于催眠状态的和泉守完全没有什么分辨能力。“虽然大海真的很棒啦,但是在船上待久了还真的会觉得无聊诶……我们去看海鸥吧!它们会追在船后面哦!”

所以是去看海鸥的时候发生的事故?歌仙一面在心中记下疑点,一面揣摩着国广可能会做出的举动。“好啊!但现在还是会有点热吧?兼先生想喝什么,我来准备!”

“嗯,那我就先去甲板上了!……嗯,国广那家伙到底去哪了啊,真是慢得让人担心呢。”歌仙默然,合着在你的梦里时间过得这么快的?不多想赶忙回应一句:“久等了——兼先生——”

“呃,也没有很久啦!看!海鸥!离得好近啊!”歌仙也只好配合着惊喜地叫了几声,但视线中,少年开心的脸庞却慢慢地凝重了起来。

“一只海鸥能活多久呢,国广?”

“突然问我这种问题我也回答不上来啊兼先生!但是不管怎样,都会比人的寿命要短吧?”歌仙心中有了计较,蓄谋着将话题引上正轨。

“是啊……但是,人类的生命也很短暂,还可能会有各种意外的事情。不管别人怎么想啦,反正是我的话,我没办法想象国广有一天消失了会是什么样……真是的,为什么我会提起这种话啊!呸呸!呸!”

歌仙担忧地看了一眼和泉守下巴附近盖着的毯子,接话道:“也没有什么不好想象的嘛,生活还要继续呀,兼先生也还会一如既往地帅气又强大呢!”

“那如果消失的人是我,国广也会这样想吗?”

“如果我可以找到兼先生,那么我就算找遍了整个世界,都会把兼先生找出来的!”说着这种类似表白的话语,单身二十多年的歌仙不禁扶住了自己的额头。

“那如果……是那种再也找不到的消失呢?”

潜意识里,还是对生死两隔如此难以释怀啊。歌仙这样想着,以国广的身份说出了自己一直让和泉守听进去的话:“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会带着兼先生的那一份、更努力地生活下去!因为生活就是这样的啊!兼先生的梦想,我来替兼先生完成就好了!所以,兼先生的梦想还没变吧?”

“——啊?什么?不是剑道比赛的全国冠军吗?”

“——诶??可是上次兼先生说要成为偶像呀?”

“国广!你这家伙太狡猾了!”

歌仙陪着和泉守笑了一会儿,眼中的凝重却越发地化不开,因为和泉守的脸上骤然被一片阴霾笼住。“国广,为什么船晃得这么厉害?”

“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兼先生?”歌仙并不清楚当时沉船的细节,只好装作不知道,让和泉守自己说出当时情形。

“船在晃——糟了!国广!把手给我!”和泉守着急地大喊出声,但身体还处于催眠状态,仍然是一动不动,歌仙当然不会真把手给他,只是回应了一句“兼先生,我们去哪儿?”

和泉守停顿了一下,歌仙猜他是在寻找路线。“我看到正在进水的船舱了,我们要往反方向走,既然这样的话,就去船头那边!”

“不愧是兼先生!那我们快走吧!”歌仙话刚说完,和泉守便紧皱着眉头大喊了一声:“国广——!”

歌仙猛地一惊,不知他是梦到了什么,便一时没有答话。

和泉守几乎在嚎啕:“国广!醒醒啊!可恶,为什么头发……国广!!快点醒过来啊!!国广!!”

是那个时候了!

歌仙的双眼轻微地闭合了一瞬,胸腔一口气缓缓吐出来。他的声音极度微弱,就像濒死的人最后一声呼吸。“兼……兼先生……”

和泉守的声音中迸发出巨大的狂喜。“国广!这边!快过来啊!!你坚持住,我马上就来救你!”

“兼先生不会游泳……我不会记错的,抱歉,兼先生,我好像……不能和你一起回去了,请好好地和我道别吧。”歌仙完全沉浸在情绪中,左手无意识地紧握成拳按在胸口,他觉得那里有什么堵住了,又像是一块肋骨像胸腔内塌陷下去,是闷而钝的疼痛,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国广!!你这混账!不许说这种话!!你等我啊!!”和泉守的泪流了满脸,歌仙却无意拭去,他看着和泉守终于因为悲伤而生动的脸庞,突然觉得连开口说话都如负千钧。

如果可以,不把这最后的审判说出来该有多好?

“……兼先生,一定要答应我,连着我的那一份,好好地活下去,就像你之前一样,又强大,又帅气地,活下去……虽然很难,但还是请你,不要悲伤……”

和泉守没有说话,呜咽声却一声比一声压抑不住,他的下唇被一排整齐牙齿咬得毫无血色,浓密的睫毛间盈满泪水,胸口剧烈起伏着,似乎下一瞬就将醒来。

但歌仙不能就此结束,他又小声地补了一句:“兼先生,请答应我……”

和泉守终于颤抖着从胸腔里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然后他竟然异常迅速地,平静了下来。

“好,我保证。”

歌仙觉得眼前模糊一片,以最后一点理智,将手腕重新悬停在十三弦筝上,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便觉得那些纷然如流的情感一丝丝地淌走,心思重新澄明起来,再看和泉守的呼吸也慢慢归为平稳。当和泉守一呼一吸完全与琴声相合时,歌仙重新开了口,声音如此前弹琴般缓慢而不带感情。

“你会忘记这一切,然后醒过来。”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