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流月行

歌仙沼底居民,爱吃双兼定,喜欢请点心心呀

衣锦夜行(三)


然而这几天并没有什么机会碰到大俱利伽罗和歌仙兼定,和泉守的内心再困惑,也得等到有机会再解答。但一些念头在他脑中盘桓许久,一点一点地导出了比较清晰的答案:

“之定的歌声”和“大俱利伽罗的歌声”某些习惯十分相似,但音色不同;“之定的嗓音”和“歌仙的嗓音”在音色上有相似之处,但习惯上还无法进一步比较。此外,“之定”是个文学底蕴深厚的风雅男士。

所以为什么大俱利伽罗不肯现场唱歌,连说话都少?反观那紫色头发的助理歌仙兼定,身上的气质反倒更像“之定”。

和泉守心里那近乎疯狂的猜想变得越来越可信,他决定解开这个谜题。

此时和泉守的助理端着笔记本敲了休息室的门进来:“兼哥,今天矿泉水广告投放第一天,数据比之前的要好看很多,今后的合作我们要不要加价?”

和泉守略扫了一眼,发现热度很可以,播放量比预想的要高出1/3,他又随意搜索了一下三个角色的名字,看了看评论。

其实绝大多数评论没什么新意,粉的仍然粉,黑的仍然黑,女主和大俱利伽罗倒是圈了一批粉,也有激进的粉丝让他们俩不要蹭热度太过分。和泉守再往下看突然发现一股清流,自己和大俱利被P到一起,开心笑着的自己搂着的人变成了一脸别扭的黑皮小哥,配的文字竟然是:新CP,我吃!

热度还挺高。

和泉守是谁,好歹也被拉郎配好几次了,怀着处变不惊的心情往下看,就发现自己的一堆低龄脑残粉在和大俱利伽罗的粉丝掐架。本来和泉守懒得关注这些东西,但他并不想自己被她们和那个大俱利扯到一起,于是他决定祸水东引。他在评论里带图回复了一条:

我站他们。

然后po上一张偷拍下来的,歌仙兼定给大俱利伽罗擦头发的照片。两人挨得很近,歌仙兼定的侧颜在镜头里秀美清雅,眼神专注到随便哪个路人都会错以为那是爱意。

“兼哥,兼哥?”目睹了和泉守淘气的全程,助手有些无语。

“嗯?合作吗?加加加,反正是长期的客户你看着办吧,下一场马上到我了。”和泉守一挥手把他打发了,站起来伸展了一下自己便投入紧张的拍摄。突然他又想起什么,喊住一只脚已经出门的助手。“等下!”

“怎么了兼哥?”助手慌忙回头。

“查一下那个大俱利伽罗的热搜情况,我要看看他到底是怎么火起来的。”

拍摄不太顺利,九月中旬的秋老虎,和泉守连布带甲裹了好几层在沙石地上来回打了十多个滚儿,导演是个比和泉守还偏执狂的人,俩人一商量,改了改分镜,又是十多个滚儿。

正式拍完以后,和泉守觉得一侧小臂火辣辣的疼,换下戏服时发现是一块皮肉被脱落出来的盔甲硬片磨伤了,还挺深。道具妹子吓了个梨花带雨,助理刚要发飙,和泉守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摆手。“之前没见过你,是第一次跟场吧?是我把这东西磨坏了,辛苦了,又要修。”

道具逃过一劫,千恩万谢拿着衣服赶紧走了。休息室里助手拿着酒精棉球给和泉守擦胳臂,刚一放上去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啊!!!!!”

然后和泉守捂住半边脸:“你擦你的,我喊我的,你别管我。”

于是助手又擦上去,这次声音小了许多:“啊唔……!!!”

好不容易连擦带包弄完了,助手推门出去,和泉守拿起助手赶出来的大俱利伽罗热搜报告,看了起来。余光里那小子似乎遇到什么人,在交谈,又把门关上了。

大俱利走红纯属偶然。他本来是在一部偶像剧里跑一个混混龙套,结果开拍第一集的时候气场就上来了,虽然败走,余威尤烈,竟然压了英雄救美的男二号一头。正好俩人都是不苟言笑冰山型,导演拍板,男二你下去,大俱利你上来!

愤怒的男二纠结了一群小弟在拍摄结束后堵大俱利伽罗的路,彼时大俱利伽罗并未多想而是直接还击,以一敌六打得这帮玩意落荒而逃,没想到这段视频被人拍下来还传到了网上,阴差阳错地和片花形成了效果强烈的配合。不光如此,他的演技如无师自通一般,虽然能看出没有科班训练的痕迹,但秒杀男一是足够了,以至于导演拍对手戏的时候不得不要求大俱利“收着点,再收着点!”

而真正播出的时候,观众们都被那首深沉抒情的片尾曲折服了,而字幕里那首片尾曲的演唱者正是——大俱利伽罗。

莫名其妙又情理之中地,大俱利伽罗多了个“悲情小龙王”的外号,偶像剧还没播完,他就这么红了起来,到现在似乎也没两个月的时间。

助手突然推门进来:“兼哥,歌仙兼定来了,他非要见你一面。”

话音未落,紫发的男人就提着一只食盒出现在和泉守的面前。那男人今天穿了一件蓝白色细纹的衬衫,外套一件粗线针织坎肩,戴一副黑框眼镜,十分儒雅的模样。手里的食盒是木质的,上了层厚重的漆,不知为什么不让人觉得别扭。

“我是来向和泉守兼定前辈道谢的,谢谢您照顾大俱利伽罗。”

和泉守对助手使个眼色示意他出去,助手听话地关上了门。和泉守一抬手让他在自己对面坐下,单刀直入。

“别叫前辈了,叫我兼……也不对,你也姓兼定,叫我和泉守好了。你这次过来,并不只是来道谢的吧?”

男人的脸上露出一丝赧然,但更多的是真诚的请求:“是,这次过来,想请和泉守帮忙给大俱利看看,有没有适合他的剧本。我想你也看到了,大俱利的演技不应该止步在偶像剧里。”

和泉守点点头。“没错,这一点我承认,所以我在想把他签到我的工作室,你觉得怎么样?”

歌仙兼定一时语塞,然后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十分感谢你肯给他机会,但是现在……还不行。”

和泉守震惊了,歌仙兼定竟然替大俱利伽罗拒绝了他?“为什么?”

“很抱歉,我现在不能说明。”

“不能说明?”和泉守决定摆出一些架子吓唬吓唬这个男人,他想看到这男人慌乱无措,他要打破那张面具。“喂,做事不能这样吧!不想签到我这,还想让我给他找戏接活?好事怎么能让他都占了啊?歌仙兼定,你是不是觉得你在片场和我说了两句话,你就能什么都决定了?”

“您说得对……是我不自量力了。”男人的脸上浮现出羞惭的红晕,头埋得更低了,突然他拉开椅子,竟然要在和泉守兼定面前跪下来,和泉守兼定一把拉住他,不慎蹭到伤口,二人摔到一处。正痛得龇牙咧嘴时,和泉守兼定突然闻到那人身上的香味,很舒服,但不属于任何一种流行的香水,更像是薰物。

两双同样颜色的眼睛对视上,其中一双又慌乱地移开。

“对不起,非常对不起……只要我能做到的,任何事,都请您尽管开口吧,因为……我没有别的人可以求了。”歌仙兼定发现他和这位男性的距离有点太近了,心中无来由一阵慌。

“真的吗?”和泉守故意收了声,一双眼睛肆无忌惮地欣赏歌仙那张不输偶像明星的脸,平柔却不细弱的眉毛,因为紧张而微微放大的瞳孔,睫毛卷翘浓密,双唇丰润颜色也足够诱人。和泉守兼定不自觉地微笑起来。

歌仙兼定却被这一笑弄得浑身发毛,娱乐圈那些男女不忌的故事他听得多了,难道有一天要到自己的身上吗?

和泉守兼定看着他僵硬模样,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喂,你在想什么啊!”

歌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被涮了,放松和气恼的同时,对和泉守兼定不由得又多了几分好感。

“我喜欢胆子大又带脑子的人,你绝对算得上一个。给大俱利伽罗找剧本可以,或者说,我手头就有一个合适的。只是,这样的机会放在他的手里,他能不能抓得住,又要看他自己了。”和泉守首先站了起来,又将歌仙拉起。“所以,我的条件是,他得和我斗一场戏,如果他能让我的团队满意,那就OK,否则只能怪他自己能力不足。”

“那么你是答应了?谢谢,谢谢你……既然这样我就不多打扰了,你刚才是受伤了吗?不要紧吧?”

“拍戏而已,受点伤算不了什么。如果大俱利真接了那个剧本,你操心的地方还在后头呢。”和泉守的注意力已经完全放在歌仙带来的几样和果子上,此时它们已经被歌仙从那个食盒里取出来,盛在青瓷的小盘子中,精致又可爱。

“这是我自己做的,如果不嫌弃的话,还请尝尝吧。”

按道理来说,和泉守不能随便接受来自外人的食物,但他不信歌仙兼定此次包藏着什么祸心,点点头表示赞赏。“很厉害嘛,那么我就收下了!”再抬头那人已经要走到门口,和泉守兼定突然计上心来,不大不小地喊了一声“之定!”

那人头都没回,仿若没听见一样。

“这就奇怪了啊……”和泉守兼定摇摇头百思不得其解,干脆一口一个把和果子都吃了。

才不给助理留,还要被唠叨不能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嗯……味道真好。

歌仙收起食盒转身出门,方才站起来以后他一直低着头以掩饰自己的表情。他看过很多人的笑容,但没有一个笑容像和泉守那样,明明是经历那么多的人,也称得上有起有落,笑容中却看不出半分沧桑圆滑,是最简单而纯粹的、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他仍是个少年啊。

——还有什么比扑面而来的少年气更让人心折的呢?

——他,在发光啊。

歌仙兼定走得急,压根没注意和泉守兼定在背后叫了声什么,直到走出好长一段距离他才慌忙反应过来。

“等等……他刚才,喊的是什么?!”

评论(14)

热度(32)